中医
疗法
五官科 中医妇科 中医儿科
肿瘤科 中医内科 疑难杂症
中医
保健
气功 药膳 按摩
针灸 刮痧 火罐
偏方
秘方
内科 妇科 儿科
外科 男科 皮肤科
肿瘤疾病 延年益寿
美容健身 保健滋养
讲述热气腾腾的藏医药故事
来源:医药卫生网作者:医药卫生网 阅读:8520次
□本报记者 崔芳

  近日,来自中国的“藏医药浴法——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被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申遗”成功的背后,热气腾腾的藏医药浴法不仅凝结了丰富厚重的藏族文化和先民智慧,更汇聚了太多心血、故事和期待。——编者

  一番热忱

  源自冥冥中的藏浴缘

  西藏藏医药大学(原藏医学院)央嘎教授至今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体验温泉藏浴。那是在拉萨市郊的著名藏浴地——墨竹工卡县,刚大学毕业的他和小伙伴结伴慕名探访。

  在藏地,相传曾有一只老鹰在天空飞翔时突然被一支箭射中,跌入墨竹工卡的一眼温泉。沐浴了温泉的老鹰很快像没有受过伤一样浮出水面,一飞冲天……这个温泉由此得名“卡贵曲则”,意为“老鹰泉”。从神话传说起,藏浴就带着浪漫、疗愈的意味。

  但初次体验藏浴的央嘎第一感觉更多的是害羞。“因为脱到只剩内裤,大家都赤诚相见了!”他笑着回忆,羞赧褪去,他才体验到另一重心境。“那是一种众生平等的平和坦然。”央嘎试着解释那种奇妙,“平时,人们总是不自觉地用衣着、服饰等猜测陌生人的身份、地位,但当这一切身外之物褪去,我们回到了最本真的内心,用笑容、谈吐、性情来与人交往。温泉药浴,似乎是世间最公平的地方。”在他看来,这与藏族人的生命观、宗教信仰不谋而合。

  这种体验,促使这位后来的藏医药文化史专家开始主动了解这项身边的民族文化。他发现,藏医药浴法是藏族人民以土、水、火、风、空“五源”生命观和隆、赤巴、培根“三因”健康观及疾病观为指导,通过沐浴天然温泉或药物煮熬的水汁或蒸汽,调节身心平衡,实现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传统知识和实践。早在1000多年前,生活在藏区的人们就发现了温泉的药疗作用。8世纪末,藏医始祖宇妥·云丹贡布在最著名的藏医典籍《四部医典》中专题论述温泉疗效:补气壮阳、养生延年、解渴除臭……多幅创作于17世纪、精致瑰丽的曼唐(医学唐卡),生动地再现了古代藏医药浴的场景。至今,藏区每年都有专门的沐浴节和多样化的藏医药浴民俗和仪式。

  “每一个藏族人,一生中总有几次藏浴的经历。”央嘎发现,小小的藏医药浴法背后,是博大精深的藏文化。它以神话、传说、史诗、戏剧、绘画、雕刻等形式,流布于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地的藏区,不仅是一种藏医药外治疗法,更承载着先民的天文历算、自然博物、仪式信仰、行为规范、起居饮馔等传统知识。

  带着对民族医学与文化的自信和情感,他赴美深造。“我在哈佛大学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藏医药经典的形成史。那时候我就思考,藏医要走向世界,药浴可能是最好的手段。回国工作后,申报的自然基金课题也是对五味甘露药浴的效果研究。到这轮申遗,我又有幸贡献力量。”央嘎说,正是冥冥之中与藏浴解不开的缘,让他满怀热忱地投入“申遗”。

  一腔热血

  与时间赛跑,与强手PK

  本轮“申遗”始于2015年底。先是聚专家、建团队、收集材料、组织申报;2017年2月3日,上报至文化部;2017年3月31日,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8年10月26日,在该组织官网公示;11月28日,正式通过入选……在近日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藏医药研究所、北京藏医院联合在京举办的“藏医药浴法传承发展研讨会”上,深度参与此次“申遗”的西藏自治区藏医院院长白玛央珍对这一连串日子如数家珍。“太亲切、太让人激动了!”白玛央珍说,虽然奋战了整3年,但这已经是超高速了,个中艰辛坎坷繁多,他们是用一腔热血撑下来的。

  “首先是走出藏区。”白玛央珍介绍,藏文化内涵丰富,已经列入国家级“非遗”的项目很多,他们遍查医学、历史典籍和地方志,搜集相关文化实物,广泛宣传、深度调研,终于得到了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全力支持。

  “最难的是走出国门。”白玛央珍介绍,我国申报世界非遗的名额有限,而作为文化大国,内部竞争尤其激烈。今年最强有力的PK项目,是木版年画和太极拳。一个是堪称华夏子孙年味民俗“活化石”的民间古艺,由著名民间文艺家冯骥才等奔走呼吁多年;一个是在国际颇有显示度、中国文化名片之一的传统拳术,名声之大不言而喻。白玛央珍和同事们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他们只好埋头苦干。最终,通过重点强调该项目传承保护的紧迫性、全力投入的诚意和成果打开通路、艰难突围。

  白玛央珍回忆,2017年3月“申遗”材料上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后,按照程序,该组织将进行审核,并于今年6月、9月提供两次修改完善机会。“但我们一直等到9月底,都没有任何反馈。那段时间是最难熬的,特别忐忑。”白玛央珍的惴惴不安持续到10月26日,该组织在官网上直接公示“申遗”项目,并对这份来自中国的文本大加赞赏,列为申报文本范本。一个月后,好消息正式传来,悬着的心总算落地。

  一片热心

  打胜仗靠多方驰援

  “其实最初我们没有这么多的信心。”白玛央珍说,能打赢这场看似不可能的大仗,是靠了很多人的热心帮助。

  白玛央珍回忆,开始起草申报文本,他们全无章法。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化研究所的专家悉心指导,才理出头绪,知道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要求来,不能笼统地申报藏医药疗法、中国藏医药、索瓦日巴等,“光名称,前前后后就经历了几十次改动才确定。”

  此外,“申遗”要突出文化内涵,如何迎合评审胃口,又是另一道槛。当他们求助于素不相识的我国民俗、民族文化研究专家、中国“申遗”第一人巴莫曲布嫫教授时,对方无私地伸出援手,将文本完善到规范甚至堪称优雅。

  此前藏文化“申遗”英文版,都是先由藏文译成中文,再转译为英文,很多文化、宗教、习俗、专业术语的意思就在这种辗转中散失、变动。此次,留美8年、精通英文和藏医药文化史的央嘎加入,按照国际藏学通用译法直接藏译英,确保了传情达意的精准和规范。

  除此,还需要提供视频短片、照片等。由于之前在定名等方面多次调整,拍板后时间已非常紧迫,又时值冬季,根本不是藏浴的常规季节,负责该项工作的央嘎教授一时犯了难。于是央嘎教授跑去西藏电视台翻出资料库,找到了相关素材;而山南的藏医院作为国家级传承基地,积极贡献整个药浴的制作、使用过程的高清视频、照片……多方鼎力相助汇成暖流,申报团队才有了越来越多的底气。

  一股热浪

  履约有助藏医药传播

  “‘申遗’,是对一种文明和文化具有重要价值的认定,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和传播。”回首来路后,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总干事郑堆教授将更多的目光投向未来。建立健全相关传习中心和研究机构,开展各种形式的培训活动,将传统传承方式引入高等教育,提高青少年的保护意识;同时加强资源普查和系统化建档、学术研究、法律法规建设、管理实践场所、加大宣传……一项项工作,接踵而至。这背后,是对藏医药传承发展的期待。

  近年来,藏区民族医药发展日益受到重视,藏医药开始迎来转型升级、产业质量和效率提升的快速发展期。藏医药疗法也越来越受藏民欢迎,内地民众对藏医药的了解和应用实践也在逐年增加。

  白玛央珍、央嘎等谈到,本次“申遗”成功有望成为国人和国际了解藏医药、藏文化的契机,助推民族疗法、文化走出去,造福更多人。而事实上,此次“申遗”的影响已开始显现。“它让我们对相关程序和规则更了解,启发我们及时启动了《四部医典》申报《世界记忆名录》。”白玛央珍介绍,今年5月,《四部医典》已顺利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有望明年申请进入《世界记忆名录》。

  《九歌》有云,浴兰汤兮沐芳华。愿藏医药传承发展一路兰香,藏文化传播弘扬沐浴芬芳,在未来讲述更有生命力的美丽故事。
来源:健康报
(http://www.yywsb.com)
编辑:徐琳琳